合一红木:明式家具——尽显文人气息与高雅情趣

2018-05-14

我们知道,明式家具与清式家具最大的区别便是花纹的繁简。明式家具多为文人设计制造,虽然他们对明朝的政治灰心,但他们在设计家具上的能力得到了充分发挥。受文人气息影响,明式家具更是表达了一种高雅的精神诉求。



明代众多的文学家、艺术家等文化界人士,著有大量有关家具的论著,如:曹明仲著有《格古要论》,文震亨著有《长物志》等。以上这些有关家具的论著,并非着眼于研究家具的尺寸和形制,而是着眼于探讨家具的风格与审美。他们与《鲁班经》的立足点迥然不同。


强调“雅”,宣扬和提倡家具的“古雅风”。具体讲,就是“古朴”和“精丽”两个主要标准。 “古朴”就是崇尚远古先人的质朴之风,追求大自然本身的朴实无华。“精丽”就是精工细作,精雕细琢,丽质天成而不矫揉造作。在这两种审美标准的影响下,明式家具选材上提倡木材纹理的自然美,不论是桌案椅凳,还是箱橱床榻,都突出地表现为造型简练,不为装饰而装饰,充分显示出木材本身自然美的质朴特点。这些特点的形成,是与文人提倡“古朴”、“古雅”的审美观有着直接的关系。也可以说,明式家具的简练质朴风格是浸润着明代文人的审美情趣的。



在做工上,明式家具提倡精细、秀丽,结构严密,每一个榫和卯契合紧密,每一个图案雕刻的精美绝伦,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。大批的文人论著告诉我们,文人的所好与所用,推动着明式家具的品种与形制等方面的发展。这些文人出于他们的特殊爱好和特殊的功能要求,设计与倡导了众多的新巧家具,丰富了明式家具的品种和形制。


明代以前的家具,基本上只是生活用具(商周时作为等级象征的礼器、祭器除外),而到了明代,家具在具有使用价值的同时,更增强了观赏价值。这种情况不仅仅是明式家具本身的造型、线条、用材、装饰等浑然一体的质朴典雅之美,更有文人将书画艺术嵌入家具之中的一份功绩。家具上刻绘当代文化名人的诗画墨宝,可说是家具里的珍中之珍了。这些文人的书画与家具的合作,增强了明式家具的观赏水平,提高了明式家具的艺术价值。


合一红木  编辑:开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