合一红木:知否,知否,应是花茶为伴,书香为友:浅谈宋式美学!

2019-01-04

如梦令

[宋] 李清照


昨夜雨疏风骤,浓睡不消残酒。

试问卷帘人,却道海棠依旧。

知否?知否?应是绿肥红瘦。


诗人李清照是婉约派的代表人物,这首诗展现了明快的色彩和欢乐的格调,是诗人忆起年少之时所作。清雅平淡,清新脱俗的语言特点,也侧面反映出了宋式美学的精髓。




最近的热播大剧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》(以下简称《知否》)可谓是赚足了眼球!这个剧讲述的是北宋年间,官宦家庭少女明兰的成长、爱情、婚姻故事,展开了一幅由闺阁少女到侯门主母的生活画卷,讲述了一个家族的兴荣,古代礼教制度下的女性奋斗史。



该剧以宋朝为背景,在诸多方面都有宋式美学影子,从调光到配色都以典雅平正为特点。在去年热播的《延禧攻略》中,有着人们称赞的莫兰迪配色,高级灰的运用展现出了一种静态美。而《知否》中也以细腻平和的配色,表达着时代的恬静柔和之美。


盛家六女儿“盛明兰”


宋式美学以“极简”著称,唐朝作画以大红大绿为美,而宋式恰恰相反,整个社会的书香卷气特别浓厚,展现出了清丽雅致的特点。《知否》中不遗余力地展现着当时的插花、陶瓷、点茶、制香、作画、诗词魅力,沉静典雅、平淡含蓄为当时的主要艺术格调。宋式家具是明清家具之源,自明朝始,皇室多用红木打造家具,但在形制上多承袭宋式家具特点,可见宋式家具对明清家具的影响深远。



《知否》中的这间书房,以一种极简的线条,勾勒出了家具的“诗情画意”,点点浓墨,禅意落趣便也从中冉冉升起。


盛家主君与主母为华兰婚事争执


淡色帷帐,木色卷帘与后面的罗汉床遥相辉映,共同展现出了平淡祥和的生活特点。罗汉床以简驭繁,中间置一炕几,悠悠香气氤氲在空气中,更添一分淡然闲适之韵!


盛家在主厅会客


在古代的世家大族,便是最讲规矩礼仪的。《知否》中有一次,如兰、明兰被墨兰从屏风后面推了出来,冲撞了当时的客人“吴大娘”,就被罚了几鞭子,还去跪了祠堂。盛家老太太会客时,对于礼仪的恪守更是马虎不得。“座序以右主、左宾或左为上、右为下为序”,主人与主宾坐在罗汉床两端,其他女眷在下面的官帽椅上坐着。


林氏母女


这种小桌子有点类似于条案,但是比较小,可做书桌之用。其间的矮老,支柱设计得十分简单,小巧精致、简约明朗,以及后面的花几,窈窕挺立,也有一种婉约之派。



《知否》这部剧在布景上是十分用心的, 白瓷瓶中插着一只明艳清丽的花,二者一动一静,虚实结合,相得益彰。案上香炉显示着当时对香文化的热爱与崇拜,绣面屏风,以中间高,两边低的特点,展现出了独特的优雅艺术之美。朦胧之间,隐约之间,总有参差错落之感。



宋式美学对后代的影响深远,以一种极简的风格来表达意境,可谓是十分有趣。典雅清丽、脱俗就简,以圆、方、素色来表达一种至纯至美的意境。